唐朝皇帝的后宫中,深深体现了唐...

唐朝皇帝的后宫中,深深体现了唐...

唐朝皇帝的后宫中,深深体现了唐朝的风格。其他朝代都是男权社会,皇帝说什么就是什么,女人只是附庸工具,被皇帝玩弄的东西。

查看详情
米粉们一直期待的小米8青春版终...

米粉们一直期待的小米8青春版终...

米粉们一直期待的小米8青春版终于来了!小米的发布会选在了成都,在今天下午,小米发布会新登场了两款新机,分别是:小米8屏幕指纹版和小米8青春版。不知道这两款你会喜...

查看详情

更多

新浪科技讯 7月3日晚间消息,搜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CEO张朝阳出席媒体见面会,谈到搜狐近期的发展时表示表示,搜狐一直在开源节流,下半年还会贯彻这个原则,现在就是要有效实现货币化,早日走向盈利。

对于搜狐业务的拓展逻辑,张朝阳称是新闻、视频、搜索、社交的各种客户端“奇正相合。” “正路是新闻、视频,奇兵就是狐友。如果奇兵没有成功,我们继续有新的奇兵,不会放弃,但是目前这个奇兵就是狐友。”

此外,张朝阳表示搜狐视频也在寻找短视频机会,“我们用低成本的方式走向盈利是最重要的,也证明了视频行业没有垄断性,不断拍出好剧总是有生存的空间,同时也将探索一些短视频方面的机会。”

为了尽早实现盈利,张朝阳谈到目前自己在公司的管理,“我现在非常单一和专注,就想做一个好的产品经理,一个好的管理者,把公司做成功。”张朝阳表示。

“目前搜狐摊子铺得比较开,一方面继续在摊的比较大的资产上做得更好,一方面是要更有效地货币化来产生收入,使得我们能够盈利,盈利还是主题,我们将会看到亏损在一个季度一个季度减少,正在朝着盈利的方向迅速奔跑。”张朝阳称。

张朝阳表示,搜狐作为一个历史悠久的互联网公司有的是经验和教训,“底线思维、注重数字”是他极为看重的,搜狐经过大风大浪抗风险能力很强。“这些都是我们的财富,我们在稳定,特别谨慎,对资金的管控,成本的控制基础上寻求爆发的机会。我还是相信经历了很多风风雨雨之后,搜狐还是一个长跑的选手,经得住摔打,同时活得非常长,等来更大的机会爆发”。

在工作状态方面,张朝阳称,除了睡眠和锻炼,几乎全部在工作。“777吧!每周7天早晨7点到晚上7点。” 张朝阳如此形容他的日程表。

除了每天坚持在千帆直播进行英语新闻直播外,张朝阳仍然坚持跑步、游泳等活动。“重复的力量,你要坚持做一件事情真的是会产生效果。” 张朝阳说,“今年以来我的知识变得更丰富了,对很多细节和很多事情都开始了解。当你吸收很多信息的时候,就没有傲慢和偏见,你会更加虚心地去对问题的认知能够落到地上,能够接地气去认知,而不是浮着。”

在活动现场,张朝阳感叹自己经过多个人生阶段,“经历事情、低谷,认知各个方面才逐渐成熟。”而对于归来之后的目标,张朝阳表示,“把搜狐这个故事要重新rework。”

来源:新浪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时间:2019年07月03日 

作者 | 克虏伯

出品 | 创业最前线

4月29日,搜狐发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,数据显示搜狐第一季度的总收入为4.31亿美元,同比下降5%,净亏损为5500万美元,同比减亏50%;搜狐视频净亏损为2700万美元,同比减亏43%。

在张朝阳的带领下,搜狐的减亏成绩显著,股价也应声大涨,财报之后的两天里股价总共上涨超过34%,成功站在了20美元以上,5月1日搜狐公司的市值为8.11亿美元。

不过目前的搜狐依然没有回归互联网中心,甚至在去年10月18日,还被美团创始人王兴公开调侃了一句:

“天哪,好久没关注,搜狐的市值竟然跌到6.8亿美元了!”

王兴的言外之意不难领会。

21年前,张朝阳曾经是中国互联网的一面旗帜,马化腾、丁磊都曾受到他的影响开启互联网创业之路,而如今他与同期创业的互联网大佬相比,着实有些落后了。

且不说马云的阿里和马化腾的腾讯如今市值都超过了4000亿美元,丁磊的网易都在300多亿美元的规模,王兴算是比张朝阳更年轻一代的创业者了,如今美团的市值也有400多亿美元。

反观张朝阳这边,他已经带领3家公司在美国上市了,但搜狐、搜狗和畅游加起来的总市值也不过41亿美元,与前面提到的互联网大佬们相距甚远。

但张朝阳也并没有认输,他一直都在尝试寻找自己事业的“第二春”。

张朝阳过去这3年

其实张朝阳对于搜狐的“掉队”也并非没有察觉,早在2016年底,他就对外提出了3年让搜狐回归互联网中心的目标。如今距离他的3年之约已经只剩七八个月时间了,老张在过去近3年里都做了哪些努力呢?

总结下来张朝阳主要做了下面三件事:

第一,重塑企业文化,反思管理问题,不再当老好人。

在某个职场信息分享平台上,有不止一名网友谈到了搜狐的企业文化,评价是“压力适中,适合养老”、“25岁前和35岁后都适合来”、“养老公司,工作节奏慢”……

搜狐前副总裁李善友也曾评价说:离开搜狐的人都很怀念张老板,再也遇不到像他那样给予下属宽松信任空间的老板,否则,搜狐也不会出产如此多的成功创业者。

看来张朝阳过去的管理确实很宽松,但这种情况在2017年前后发生了改变。

2017年,张朝阳接受媒体采访时说:

要对一些错误的想法说不,大多数情况下十个想法九个都是错的,都是人云亦云被报道左右,没有独立思考的。

很多公司的失败在于你被牵走了,对想法说no,要对表现不好的员工说no,给三次机会,不行就走人。这是必须的,竞争太激烈了,不能允许不是最优秀的存在。

这是管理上非常重要的一点,也是我们历史上在这方面做得比较缺失,现在搜狐的文化也在改变。

同时张朝阳也开始对离职员工展示出更严苛的一面,这一年2月,搜狐视频版权影视中心前总经理马可离职加盟了对手优酷,因涉及违反竞业协议,搜狐对其发起了劳动仲裁并最终获胜。

通过种种改变,张朝阳已经撕下了自己身上的老好人标签。

现在的他,更想做到一个CEO应有的本分,管理好公司,将搜狐带向盈利的方向。

第二、寻找回归状态。

今年年初,张朝阳总结了自己过去3年来的状态,他用的一个词就是“回归”——逐渐调节自己,回归状态。

有趣的是,2018年搜狐成立20周年时,他还给自己的创业生涯打了一个分:

95年底回国到2002年这6、7年的时间打9分,那是一段非常勤奋工作的时间;04年到之后的很多年,打及格分6分;2017年可以打到9分,正在努力把搜狐带到很好的状态。

其实张朝阳曾对媒体回忆过自己2004年之后的一些日常,提到过他约马云泡吧的一段故事,或许可以成为张朝阳那段日子的一个缩影:

他在酒吧唱歌玩,当时马云也在北京,他就叫马云出来玩(有必要提及一下,当时张朝阳和搜狐都正在全盛时期,他的地位是跟马云不相上下,甚至可能更高的),结果马云12点之后才过去,且待了半个小时就走了,因为马云那时候正在拼命干活。

张朝阳以这个故事为例,反思了自己过往的不足之处,从更积极的角度看,也是他比较坦荡的一种表现吧。

而更有趣的是,在张朝阳给自己打9分的2017年,他每天的工作时间依然只有五六个小时,听上去他在公司治理上并不勤奋。而2019年他每天工作的时间变成了十几个小时,不知道老张给现在自己打几分呢?

另外,张朝阳说的“状态回归”,其实真正开始的时间是2018年下半年。从2016年提出让搜狐回归互联网中心,到2018年下半年才找到回归的状态,张朝阳还真是一位“慢热”的CEO。

第三、张朝阳最近3年一直在“填坑”。

2015年,艾瑞曾出过一份视频行业报告,显示在第一阵营中腾讯视频与爱奇艺逐渐与优酷土豆拉开差距,在第二阵营中,乐视实现了对领头羊搜狐视频的反超,由此搜狐视频掉队的声音也就逐渐传开,还引得张朝阳亲自回应。

2016年3月初,新浪科技曾报道一个新闻,大意是有2名搜狐视频内部员工透露,腾讯将向搜狐视频注资10亿美元,但传闻随后被张朝阳亲自否认。老张当时除了辟谣外,还撂下了一句话:我认为我们还是有实力继续在视频行业竞争的。以前我有点哭穷,有点缩,未来不会了。

也就是在这之后,搜狐2016年第二季度的亏损就从第一季度的2100万美元扩大到6300万美元。到2016年底,搜狐总共亏了2.26亿美元。

自称有实力的老张,面对巨额的亏损也撑不住了,在2016年底的乌镇互联网大会上,张朝阳说:在线视频行业是个无底洞,只有在社交网络和电商获得巨大成功的公司才能玩得起,比如腾讯和阿里,如果搜狐视频靠自己赚的钱去玩,这个无底洞是玩不起的,必须寻找新的模式。

“玩不起”,成了搜狐在视频领域最痛的领悟。也是张朝阳的第一次梦醒。

不过在2017年的前三季度里,搜狐的亏损并没有得到有效的控制,到2017年第三季度,搜狐的亏损达到了最高的1.04亿美元。

在2017年10月27日搜狐第三季度财报发布前10天,搜狐的股价还曾达到一个70.86美元的高点,财报发布当天它的股价还在60美元左右徘徊,但在此后1年半里搜狐的股价再也没有涨回去,如今停留在20美元左右。

纵观过去4年多的发展,搜狐从2015年第四季度开始到2018年第三季度,曾有过连续亏损12个季度的状况,总亏损额高达7.16亿美元,平均每个季度亏损5966万美元。

最关键的是搜狐的这些投入并没有在视频行业里泛起多少浪花,这个行业确实太可怕了。市值4000亿美元的阿里腾讯可以烧得起,但市值8亿美元的搜狐烧7亿美元做视频,怎么烧得起?投资人能忍?

张朝阳后来也有个深刻的认识:一个企业的失败可以有很多原因,其中现金流的断裂是企业最后消失很主要的原因。

看清了困境症结的张朝阳,从2017年第四季度开始尝试减亏,严格控制成本,不再参与视频的版权大战,张朝阳也向投资人承诺不再疯狂烧钱。

他选择的是一条“小而美”的低成本自制剧并要求同时盈利的道路。

为了节省成本,搜狐甚至在2018年将上市主体转至“避税天堂”开曼群岛,据张朝阳说此举将会为搜狐每年省下至少几百万美元的费用。

所以当《欢乐颂》一千万一集的价格,而搜狐自制的《奈何BOSS要娶我》成本只有两千多万且还实现盈利时,老张是非常自豪的。

2019年,张朝阳的减亏任务仍在继续……

搜狐视频的隐忧

从自觉有实力,到被现实“教育”到玩不起,张朝阳为现实所迫也并非只有一次。

你看他那“3年让搜狐重回互联网中心”的小目标也变了。现在他已经不再关注搜狐是否能在3年内重回互联网中心。今年初,他对媒体说:现在最重要的工作是把搜狐带向盈利。整个搜狐盈利,或许比搜狐做大做强,重回巨头阵营更切合实际,这是搜狐再次崛起的关键一步。

这是张朝阳的第二次梦醒。

说到盈利,对于搜狐视频这个业务本身来说,也有不少问题需要张朝阳回答。

据媒体报道2018年张朝阳直管了搜狐视频的业务,且规定了如果爆款需投入数亿资金,搜狐视频坚决不做。“找到低成本创造优质内容模式的闭环是我们的使命”,张朝阳说。

先不说这个闭环能否实现,单看小成本制作+切入细分领域,尝试寻求爆款的方式,对于那些有钱又有资源的竞争对手来说,是否是一个竞争壁垒呢?视频行业本身就是资金密集型产业,如果门槛不高的话,为什么不是更有钱更有资源的一方胜出呢?

其次,小成本投入天然限制了网剧的制作水平,搜狐视频或许能偶尔一次押中一个爆款,但这种略带赌性的方式是否长期可持续?

第三,也是最关键的一点,张朝阳所做的很多“填坑(减亏)”行动都是针对节流,那搜狐视频如何开源呢?尤其是在会员增长方面,此前爱奇艺和腾讯都已经公布过自己的会员规模了。而搜狐视频则没有公布这一数据。

张朝阳说想要将搜狐视频打造成Netflix+YouTube,但无论哪种模式,只要是视频平台,始终无法绕过付费会员这一关的。

如果搜狐视频未来要奔着上市去,还是要尽可能的抢占市场份额,会员的规模也会是市场份额的重要佐证。

目前张朝阳觉得小而美的自制剧方式是结束版权大战的杀手锏,且可以一劳永逸。但小成本的投入,是否会导致搜狐视频偏安一隅,越来越小众,也值得警惕。希望这一次张朝阳的梦不会被现实打醒。

另外,搜狐前副总裁李善友还说过一句挺扎心的话:“凡是张朝阳直接管的部门很少有成功的”。

祝愿搜狐视频不会成为李善友口中那失败的大多数。毕竟张朝阳也急需一个成功的项目,来续写自己的传奇。

结语

2018年底,在搜狐WORLD大会上,张朝阳演讲说可以将现在的搜狐想象成1997年的苹果,曾经辉煌过,并在未来会重新崛起。

但张朝阳可能忘了,即使搜狐未来能成为苹果,但他也并不是乔布斯。

美团上市时,王兴曾亲自感谢乔布斯,说果没有智能手机,没有移动互联网,就没有美团点评现在的一切。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最近也说乔布斯是个伟大的人,他的伟大之处在于推动了移动互联网的发展。

再看看张朝阳,确实曾经辉煌,确实曾在20多年前在互联网圈内的地位显赫,但如今他的公司市值不及同龄人马云创办公司的零头,话语权和影响力自然不可同日而语。

他曾经许下让搜狐3年重回互联网中心的愿望,他曾经想要重金投入视频,与腾讯阿里一决高下,他还想让搜狐像苹果那样重现昨日的辉煌……

张朝阳做着一个有一个好梦,却一次又一次梦醒。

在马云即将退休的这一年,张朝阳反而需要开启搜狐的二次复兴之路,路上充满着肉眼可见的艰难,“爱优腾”三座大山就摆在他面前。

再回首张朝阳泡吧玩耍而马云辛苦工作的那些日子,才发现,这世界还是很公平的。

来源:新浪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时间:2018-05-03

Copyright © 茂县勤世敏室内照明灯具商务信息公司 版权所有